<samp id="kgzum"><em id="kgzum"></em></samp>
    <pre id="kgzum"><del id="kgzum"></del></pre>
      1. <acronym id="kgzum"></acronym>

        <table id="kgzum"></table>

        1. <td id="kgzum"></td>

          唯有登攀(1)鐵建重工:破壁追光
          2022-08-09 22:55:55          來源:唯有登攀 | 編輯:王珈 | 作者:          瀏覽量:38649

          盾構機被稱為隧道掘進領域的“地下航母”,是一個國家裝備制造業水平的重要標志。然而,因為西方國家長達一百九十多年的技術壟斷,我國的盾構機市場一度被國外品牌完全占領。2012年,中國向海外出口首臺盾構機,十年后,國產盾構機已占據全球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創立僅十五年的鐵建重工,參與了我國高端地下工程機械行業的華麗逆轉。企業創始人劉飛香,把這段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登攀之路,形象地比喻為“破壁追光”。

          2021年12月7日,莫斯科地鐵第三換乘環線西南段項目全線通車。鐵建重工自主研發的6臺盾構機,是這條全球最長地鐵環線擴建工程的掘進主力。

          20世紀50年代,蘇聯專家規劃設計了中國第一條地鐵。六十多年后,中國建設者不僅來到了“師傅家”修地鐵,而且刷新了當地的地鐵施工紀錄?!暗叵买札垺背晒μ魬饦O寒環境,閃耀歐洲。

          這片叫做“螺絲塘”的小池塘,是“蛟龍”騰飛的起點,見證了鐵建重工一路破壁追光、打造大國重器的征程。2008年,西南交大工程機械專業出身的劉飛香來到長沙,牽頭籌建鐵建重工高端地下工程裝備產業基地。

          鐵建重工董事長 劉飛香:破壁之前首先我們遇到的是面壁、碰壁??吹絿庥羞@些技術,有這些高端產品,我們只能望“洋”興嘆——技術是掌握在別人手上。

          2008年,中國加力提速基礎設施建設,但是在隧道里施工的,幾乎全是“洋機器”。一臺外國盾構機的售價動輒幾個億,出現技術故障,只能請國外維修人員處理,而他們往往會拉起警戒線,拒絕任何人觀摩。

          鐵建重工董事長 劉飛香:即使我們花高價錢買別人的盾構機,別人都說:想賣就賣,不想賣就不賣。服務不到位,高高在上。碰了一鼻子灰,這樣才促使我們破壁。

          語調平緩的劉飛香,有著湖南人的霸蠻性格。他下定了決心,瞄準高端掘進裝備,走自主研發之路。

          技術破壁,需要先從人才破題。創業頭三年,劉飛香一口氣招了一百多名大學畢業生。鼓勵大膽創新,“海闊憑魚躍”,“一片荒地,一張白紙”反而成為了年輕人發展的絕佳機遇。

          鐵建重工董事長 劉飛香:我們是堅持干部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薪酬能升能降。所以我們絕大部分原創性顛覆性的技術成果或者重大的技術成果都是年輕人干出來的。

          在員工平均年齡只有34歲的鐵建重工,核心團隊大多來自2008到2010年大學畢業的“前三屆”。暨智勇就是其中之一。

          鐵建重工掘進機研究設計院副院長 暨智勇:當時我進來以后,我是負責刀盤設計的,我們這個組總共就是兩個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認識盾構機,難度也是比較大。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吧,我們現在回想起來可能當時并沒有覺得怕。

          劉飛香帶領著“小牛犢”們,白天跑工地,晚上畫圖紙,“進去一身汗,出來一身泥”,畫了3000張圖紙。2010年,鐵建重工第一臺國產盾構機“開路先鋒19號”在長沙地鐵“一戰成名”。原本平均售價約1.5億元的“洋盾構”,在中國迅速降價三分之一。

          2014年,國產首臺巖石隧道掘進機在鐵建重工成功下線,參與建設吉林省引松供水工程,與當時世界排名第一的掘進機同臺競技。結果,鐵建重工的設備比計劃提前半年貫通隧道,而外國品牌則比它足足晚了一年。

          鐵建重工掘進機研究設計院副院長 暨智勇:掘進機裝備領域,TBM 被稱為“工程機械皇冠上的明珠”,難度比盾構機高了好幾個層次。我們只有把TBM 的技術掌握了,才真正突破了掘進機行業的關鍵技術。

          實現了整機設計制造破壁后,鐵建重工馬不停蹄地開始關鍵零部件的國產化和核心技術的自主化。

          刀盤是盾構機鋒利的“牙齒”,但再堅硬的刀頭也會被磨損。盾構機在地下深處掘進時,刀盤會形成四到五個大氣壓。刀具磨損后,如何讓換刀員在常壓下安全換刀是個難題。

          當時,常壓換刀技術只有少數幾個國家掌握。為了攻克這些卡脖子技術環節,暨智勇和團隊抓緊攻關。不到八個月,他們就突破了常壓換刀技術,使得更換一把刀的時間從過去的一兩天縮短到了四十分鐘,換刀作業安全也得到了保障。

          鐵建重工掘進機研究設計院副院長 暨智勇:坐地鐵的時候,我都有種自豪感。原來我們跟著別人跑,后面是并跑,那么我們現在做的就是要領跑。我們要去追這個光,我們要引領這個掘進機行業的發展。

          追光,就是面向國家重大需要、把握行業發展趨勢勇往直前。

          鐵建重工董事長 劉飛香:盾構法搞完了以后,必須把隧道裝備所有產品系列全覆蓋,我們馬上就進入鉆爆法隧道智能裝備。

          鉆爆法在隧道建設中占70%以上。鑿巖臺車鉆孔的位置越精準,炸藥布放越到位,爆破范圍越接近設計要求。當時,國際同行的精度誤差是控制在10厘米以內。經過400個日夜的攻關試驗,鐵建重工設計出一套智慧系統,將精度控制到5厘米以內,一步直達全球領先水平。

          鐵建重工董事長 劉飛香:我們當時在技術決策方面就是一步到位。瞄準全球最高水平智能化,一個企業追求規模更大,技術更高,這是一種追求的目標。

          今年6月20日,歷經六年建設的鄭渝高鐵全線開通運營。這條高鐵途經河南、湖北、重慶,沿線山高谷深,地形地貌復雜多變。鐵建重工研發的以鑿巖臺車為代表的成套隧道施工智能裝備,成功穿越“華中屋脊”神農架。

          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鐵建重工積極轉型破局,加快隧道裝備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建設?,F在,他們的智能裝備通過傳感器反饋,可以實時建立施工現場的仿真場景,遠程操作如臨其境,減少了人工作業危險。

          鐵建重工隧道裝備研究設計院副院長 歐陽新池:機械替代人工,把人從危險區域中給脫離開來。我們的夢想最終是要實現隧道無人化施工。

          在隧道智能化施工研發領域,鐵建重工已經走進了國際前沿的“無人區”?!?5后”小伙歐陽新池相信,“中國智造”將會為世界隧道施工裝備技術體系貢獻“中國方案”。

          鐵建重工隧道裝備研究設計院副院長 歐陽新池:施工工藝工法,像國外有新意法、新奧法,挪威法,并沒有一個大家認可的中國法,所以我們要實現中國法。

          如今,鐵建重工已躋身全球工程機械制造商30強,位居全球全斷面隧道掘進機制造商排行榜榜首,產品輻射全球市場。十年來,以鐵建重工為代表的國產品牌盾構機,在國內新增市場占有率攀升到95%以上,并占據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

          以打造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高地為目標,湖南正在加速聚合具有核心競爭力的高端地下工程裝備產業生態圈。時代激蕩,風云際會,從長沙小魚塘里一躍而起的“地下蛟龍”,一路破壁追光,逐夢世界舞臺。

          鐵建重工董事長 劉飛香:我就只干別人不干的事,我們的產品定位還有就是我們只干能夠填補國內空白,甚至全球空白的產品。要做受人尊敬的企業,能夠為國爭光,在全球具有影響力。

          責編:王珈

          來源:唯有登攀

          頭條
          聚焦
          專題
          我要報料

            下載APP

          女攻挣扎玩弄颤抖软
          <samp id="kgzum"><em id="kgzum"></em></samp>
            <pre id="kgzum"><del id="kgzum"></del></pre>
              1. <acronym id="kgzum"></acronym>

                <table id="kgzum"></table>

                1. <td id="kgzum"></td>